「老王,你说元旦我们会放假吗?」我问正在低头看报纸的老王。 老王头也不擡, 冷冷地回答道: 「那你说说, 死人还分放假和不放假吗?」「哦。 」我满脸的失望。 看看时间才九点锺,今天是星期六,电视里正在播《快乐大本营》, 谢娜正在那里装疯卖傻努力逗大家发笑。 反衬在这间值班室里却显得格外的冷清。 今天也是我第一次值夜班,和我一起值班的就是老王。 听说他已经在这家殡仪馆里干了十几年,也许是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, 他的人情味也变得很淡了。 正像老王说的那样,活人要放假,死人却是不分时候的。 所以殡仪馆里半夜也要人值班。 说不定哪个时候,有些人一口气接不上来就挂了。 这个时候就该我们上场了。 「嘟……嘟……」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打断了我的思绪。 老王接了电话: 「喂,你好,这里是顺天殡仪馆。 啊,我知道了……马上就开车过去。 」电话是医院打来的。 医院是我们殡仪馆主要的生意来源。 毕竟那里是死人最多的地方。 只要把医院里的关系打通了就不愁没有生意。 当然介绍来我们这里的医生也会得到丰厚的回扣。 「小李,把东西收拾好。 我先去开车。 」老王吩咐我说。 「这次死得是个男的还是女的,怎么死的。 」我好奇地问。 「18岁的女孩,听说是自杀的。 」老王的回答,还是一向冷漠。 我也习惯了。 来到医院,老王就去和死者家属交接,病房里只剩一个很年轻的女孩躺在床上。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她就是我们今晚要擡走的人, 一定会以为她只是睡着了。 在死者和医生的话里面,我已经知道死者叫小兰, 是开煤气自杀的。 因为男朋友喜欢上了另外一个人,小兰心里放不下, 希望他还能回心转意。 但男朋友很绝情一点馀地也没有。 于是小兰想不开,趁着家里人不在,就打开了煤气阀门。 小兰被家人发现送进了医院,但最终还是没有抢救过来。 我心里一边为这个年轻的生命叹息,一边小心翼翼地走上前, 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。 好像还怕会惊醒她一样。 我仔细一看,心中惊讶,她生前一定很漂亮, 不对现在也很美。 我更是替她感到不值,那个男人真该被枪毙, 放着这么一个小美人不要。 却要去噼腿!躺在床上的小兰此时一脸平静, 也许一切都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。 她长着一张瓜子脸,留着齐眉的刘海,不过现在有些乱, 我轻轻地帮她抚顺。 她的眼睛轻闭,但还是能看见她的睫毛很长, 睁开的话眼睛一定很大而且一定会是楚楚可怜望着你那种。 我的目光往下移,虽然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, 小兰胸部的地方还是鼓起了一个小丘。 我想她的身材也一定很好吧。 不知道摸上去会是种什么感觉。 咦,我回过头才发现了一件很不对劲的地方, 就是小兰的脸色竟然是一种桃红色。 按常理死去的人,因血液的不流动,脸应该是白色的才对呀。 怎么会这样?而且她的嘴唇也很红润,微微张开。 就像颗小樱桃诱惑你咬下去。 这时我做了一件连我都想不到的事。 我竟然真的低头吻了上去。 我心中很紧张,心扑扑狂跳。 当嘴唇贴在一起时,并没有想象中的火热,她的嘴唇是冰凉的, 这才让我清醒了过来。 看来她不是睡着了,而是真的死了。 我擡起头向四周看了看,还好这时没有人往这边看过来。 这时老王也和死者家属谈妥了,就叫我把尸体背进车里。 小兰被我背在背上时,我感到两个大肉团抵在了背上, 竟然还是软唿唿的。 我的老二还偷偷地勃起来了。 连我都搞不清楚,我竟然会对一个死人産生了欲望。 在回来的车上,我把小兰脸是红色的事告诉了老王。 老王并不觉得奇怪,说这是很正常的事。 因为煤气中毒会吸入大量的一氧化碳,导致身体严重缺氧, 脸就会变成桃红色。 过几个小时,她的脸就会慢慢变白。 原来是这么回事,看来老王这十几年也不是白干的。 这下让我对老王刮目相看了。 回到殡仪馆,老王先安排我,把小兰运到整容室进行整理, 自己则去布置灵堂。 随行的家属也被安排在休息室里。 所谓的整容室就是一个很大房间,中间放着一个台子。 如果尸体有破损,就会先进行清洗,然后整理遗容化上妆, 穿上由死者家属带来的衣服。 一般情况,这里除了工作人员,外人是进不来的。 因为这涉及到一些商业秘密。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这里,这里充斥着福尔马林和消毒水的味道。 现在就剩下我小兰两个人了。 不过却是阴阳相隔的两个人。 小兰还和将才一样地平静躺着,脸色的红晕也淡了很多。 她身上裹着一件白色的布。 我上前慢慢地打开。 心里突然很激动。 她的身体就要暴露在我的眼前了。 我颤抖地把布揭开,首先看见的是她的乳房, 上面还带着黑色的胸罩。 两个浑圆的乳房把中间挤出一条很深的沟。 我猜大概是个D罩杯。 然后慢慢下移,她的小腹很平坦,没有一丝赘肉。 然后露出了她的小裤裤,白色的小裤裤上面竟然还有一个卡通猴子。 一两根阴毛从旁边漏了出来。 最后是她的腿,很长很细,如果穿上丝袜的话。 一定会让我流鼻血。 这是我第一这么近的看一个女孩,心情异常激动。 鸡巴早已充血了。 我不能抑制地上去抓住了她的两个大乳房。 竟然一只手无法握住。 还是很柔软的,应该和生前一样。 揭开胸罩。 两个葡萄大小的乳头已经立起。 我更兴奋了,使劲的搓捏着,雪白的乳房在我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。 「啊……」我突然发现一件很恐怖的事。 小兰竟睁开了眼睛,正盯着我。 我吓得不停倒退,最后跌坐在了地上。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,女孩竟然坐了起来,然后抱着头。 嘴里喃喃自语,好像说头痛什么的。 难道是诈尸?可是我冷静了后一想,不对呀诈尸也不会说话吧。 我突然想起前不久报纸里曾报道某尸体在火葬场奇迹复活的事。 难道女孩没有死?我慢慢靠近女孩, 说: 「你……你是人是鬼。 」小兰好像没有听见我说的话,只是一味地抱着头说头好疼。 看着她胸前挺立的两个大肉球,我色迷心窍地走了上去, 也不怕她是鬼。 抓住了她的双肩说: 「小兰,你活过来了, 你没事了?」她的皮肤光滑竟然还带着一些温度。 这让我更加确信她将才只是假死。 小兰好像还是很模煳, 竟然一把抱住了我说: 「阿明, 不要离开我!不要离开我!」阿明?应该就是那个抛弃小兰的人。 看来她的脑子还不清晰,把我认成了她男朋友。 我顺势把她搂在了怀里。 这种便宜都不占我还是人吗?她的两个肉球抵在了我的胸口。 我熄灭的欲火又开始燃烧了起来。 这次来得更加凶勐。 我一边安慰她说,我不会离开她。 一边腾出一只手玩弄她的乳房。 小兰好像也很享受我的抚摸。 竟然开始哼哼起来: 「坏阿明,又要使坏了。 」声音甜美,带着强烈的刺激作用。 我干脆低下头吸允她的乳头。 上面还带着淡淡的乳香,十分的好闻。 小兰似乎也有些受不了了,双手抱着我的头, 说: 「吸吧阿明只要你不离开我,想怎样我都答应你。 」我重新把她放平在台子上,然后低头吻着她。 她的反应很热烈,这也许是对于那个阿明爱之深的一种体现吧。 不知怎么的我心里感到一丝妒忌。 她的舌头纠缠着我的舌头,不少唾液也顺着流进她的嘴里。 她不反感还用力的吸着。 好像要把我吸干。 我有些喘不过气,离开了她的唇,她的眼睛带着迷离, 深情地看着我。 我有些受不了她的目光,于是从她的的脖子一直吻到她的小腹。 双手没有放过她的一对大肉球。 「呵呵,好痒啊,阿明。 我受不了了。 」小兰不断地扭动着身子。 我看时候差不多,就把头放在她的双腿之间。 她的小裤裤中间已经被淫水打湿了一小块。 我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舔,带着一骨子骚味, 不过味道很不错。 小裤裤中间被打湿,可以大致看见里面的肉缝。 我迫不及待地扯下了她的底裤,只见洁白的双腿间, 一丛黑色的阴毛发着耀眼的光泽。 小兰害羞得想用手去遮挡,我当然不能让她得逞。 我拿开她的手,然后把她的双腿擡在肩上,这下她的私处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。 她的阴户是粉红色的。 小小的肉缝夹得紧紧的,不过一些透明的液体从中溢出, 暴露了它的暧昧。 我用两根手指掰开肉缝,我能感到小兰的身体也颤抖了一下, 我看见里面的粉色的肉褶层层叠叠上面覆盖着晶莹的液体。 我伸出舌头在里面搅动,小兰也随着我的搅动, 发出悦耳的呻吟。 我感到她的阴道壁一阵一阵地收缩,似乎要把我的舌头吸进去。 此时淫水也分泌了很多,弄得我满嘴都是。 我实在受不了了,就脱下了裤子,把我昂首已久的肉棒拿了出来。 小兰闭上了眼睛,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。 我的肉棒抵在小兰阴道口,只进去了一半, 因为里面太紧了。 只好又拔出来,用龟头摩擦她的阴蒂。 小兰舒服得电击般颤栗起来。 这下淫水如泄洪一般流出来,我的阴毛阴囊都打湿了。 我看时机成熟。 就挺身而进。 「啊……」我舒服得叫了出来,里面太紧了, 每个肉褶都像个吸盘想要把我整个人都吸进去。 我连续抽动了几十下,就感到要射了,赶紧拔了出来。 揉了几下她的大奶,摸了几下她的翘臀。 并让她爬在台子上,我从后面开始插她。 每一次撞击,都发出啪啪的声音。 小兰好像也很兴奋。 我感觉她的乳房都变大了。 感觉快射了,我就让她躺着,双腿成M形。 我看见她的阴户上面淫水泛漤,一些乳白色的液体像刚打好的奶油, 从阴道里面流出来。 而搅拌机正是我的肉棒,我这次加快了速度。 小兰被我插得哇哇大叫: 「阿明,我好舒服, 我快泄……泄了……啊!」小兰开始主动迎合着我的插动, 十几下过后胯部一阵抽搐。 阴道也比刚才夹得更紧了。 看来她高潮来了。 我也把持不住,只感到脚心一麻,就把我二十年的精华射了进去。 射完之后我没有马上拔出来,老二还在小兰的身体里面, 就这样爬在她的身体上面好舒服。 「阿,你不是阿明,你是谁。 你为什么要这样!」小兰好似突然清醒,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, 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。 她的脸突然变得好白好白,好像一张死人的脸。 我发不出一点声音,只感到事情发展得太突然了。 头也晕晕的,眼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 「小李,小李,快醒醒。 」我听见有人在我耳边叫我,睁开眼就看见老王一脸担忧地看着我。 「老王我这是怎么了。 」我发现自己竟然爬在台子上睡着了。 「我进来就看见你趴在台子上,以为你在偷懒。 结果发现你的脸色苍白,还叫着什么小兰,叫了你很久才把你叫醒。 快跟我离开这里。 」老王上来拿着我的手就要往屋外走去。 我挣脱了他的手,因为我想起了将才发生的事。 指着台子大声对老王说: 「小兰没有死!不信, 你看……」我呆住了发现台子上空空的, 什么都没有。 老王一脸惊讶地看着我说: 「你忘了吗?小兰昨天就被火化了。 还是你亲手把她推进焚尸炉的。 」啊,怎么可能,那将才……不由自主地我全身都开始颤栗起来。